新闻中心
阜南入选了——“2018-2019年安徽十大考古新发现”
2020-01-14

  1月13日,由省文物局主办的“2018-2019年安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结果揭晓,阜南迎水寺遗址等10个项目榜上有名。这次评选出的“安徽十大考古新发现”代表了近两年来我省考古发掘的最新成果、重大发现,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


微信图片_20200114150816.jpg



“2018-2019年安徽十大考古新发现”

名单如下

(排名按照遗址年代顺序)



东至华龙洞遗址

萧县金寨遗址

桐城魏庄遗址

肥西三官庙遗址

阜南迎水寺遗址

寿县西圈墓地

繁昌窑遗址

长丰埠里墓群

凤阳明中都外金水桥遗址

濉溪长丰街明清酿酒作坊群遗址


微信图片_20200115094018.jpg

东至华龙洞遗址


1-微信图片_20200114151023.jpg

▲华龙洞遗址2018年野外发掘布方情况


  华龙洞遗址2004年首次发现,2006年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进行了第一次发掘,发现1枚人类牙齿、1件人类头骨残片化石、40余件石制品以及大量动物化石。2014年以来,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对华龙洞进行了连续5年系统发掘,先后发现了16件古人类化石、100余件古人类制作使用的石器、43种哺乳动物化石。此外,还发现了动物骨骼表面切割、砍砸痕迹等反映古人类生存行为的多种证据。

2-微信图片_20200114151031.jpg

2015年发现的古人类头骨化石


  通过同位素测年、动物群组成分析及地层对比等多种方法的综合研究,人类化石的年代被确定为距今33.1万-27.5万年之间。华龙洞是继周口店之后,在中国发现的出土人类化石最为丰富,同时还包含石器及其它古人类生存活动证据的综合性古人类遗址。

3-微信图片_20200114151037.jpg


华龙洞遗址发掘出土部分古人类化石


  2019年《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发表了来自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和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的研究人员对华龙洞中更新世人类化石的科研论文,为深入探讨东亚古人类从直立人向早期智人的连续演化提供了新的证据。同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微信图片_20200115094018.jpg

萧县金寨遗址


  金寨遗址位于宿州市萧县庄里乡,2016—2018年,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萧县博物馆对该遗址进行了发掘,总发掘面积1300余平方米。发现有新石器时代房址、墓葬、壕沟、大型红烧土坑等遗迹,出土陶器、石器、玉器1000余件。墓葬位于一处土台上,已清理53座,均集中成排分布,均为竖穴土坑墓。多为单人葬,少数为二人葬、三人葬,另有一座七人葬。随葬品以陶器为主,另有少量玉器、石器、骨器。通过3个年度的发掘,对金寨遗址的年代、分期、范围、聚落布局及变迁有了明确的认识。


4-微信图片_20200114151042.jpg

墓地布局


  金寨遗址主体遗存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和龙山文化,之后有少量周代、汉代遗存。

5-微信图片_20200114151047.jpg

M28部分随葬品



  遗址总面积达50万平方米,是新石器时代晚期苏鲁豫皖交界地区面积最大的遗址之一,与花厅、岗上、焦家等遗址同为区域中心聚落。发掘揭示的营建有序的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墓地、大型红烧土坑,出土一批具有复杂文化因素的陶器。结合之前出土的大量精美玉器,更加凸显金寨遗址的重要性。金寨遗址为完善苏鲁豫皖交界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序列提供了珍贵的材料,对研究距今5000年前后中国文明社会的形成和区域史前文化的交流具有重要意义。

  鉴于金寨遗址的重要价值,成功入选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微信图片_20200115094018.jpg

桐城魏庄遗址

  2019年春,为配合引江济淮工程建设,中国人民大学、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组成联合考古队,对魏庄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此次发掘发现新石器时代、商周和唐代的46处遗迹,其中32个灰坑、9座墓葬、2处路址、1处房址、1处灶址及1条灰沟。

6-微信图片_20200114151052.jpg

M1清理照



  新石器时代墓葬8座,均为南北向竖穴单人浅坑墓,随葬品包括鼎、豆、壶、罐、盆、杯、纺轮等陶器;石钺、石锛、石凿、玉璜、玉佩、玉纽扣等石器。

商周时期房址1座,由踩踏面和柱洞组成,部分柱洞的洞口残余有一圈红烧土痕迹。灶址位于踩踏面东侧中部,为一座近似三角形的坑,坑壁及部分坑底有大量人工堆砌的红烧土块。


  唐代墓葬1座,窄长方形竖穴土坑,不带墓道,木质盒状棺木,用挡板分隔成头箱与脚箱。出土有四系罐、盘口壶、碗等瓷器,还有铁剪、铜钗、开元通宝铜钱等。


7-微信图片_20200114151058.jpg


  工作过程中,我们应用先进的科技手段,进行基础数据采集和资料整理,获得了比较好的效果。经过发掘确定,魏庄遗址主要是一处新石器时代聚落,揭示出明确的生活区和墓葬区,文化特征鲜明,鼎、豆、壶为基本陶器组合,另有玉璜、石钺、石锛等,既与薛家岗文化相似,又有明显不同,填补了皖西南和皖中之间新石器时代考古的空白,为全面认识皖西南与淮河中游、宁镇等区域之间诸文化的关系提供了难得的重要资料。

微信图片_20200115094018.jpg

肥西三官庙遗址


  三官庙遗址位于安徽省合肥市肥西县桃花镇顺和社区西南,2018年至2019年为配合引江济淮工程建设进行抢救性发掘。发掘揭示两处土垣,还有包括房址在内的各项遗迹130余处。遗物包括陶器、石器、铜器、玉器、骨蚌器、绿松石和植物颗粒遗存。陶器有鼎、鬲、鬶、斝、爵、盆、甑、甗、豆、罐等,石器以锛、凿、斧为主,铜器有戈、戚、钺、凿、角形器、箭镞等,还有骨锥、蚌刀、玉饰件、绿松石串饰残件。其中房址内非正常死亡的人骨遗骸,房址外地面平铺的植物颗粒,还有以兵器为主的18件铜器散布于废弃红烧土层下的地面上,这种埋藏形式全国罕见。


8-微信图片_20200114151103.jpg

9-微信图片_20200114151108.jpg

▲三官庙遗址出土陶器


  遗址主体年代对应二里头文化晚期,是目前发现的器物群最为典型、遗存最为丰富、年代最为明确的江淮地区夏时期遗址。陶器有较强的地方特色,很可能是一支新的考古学文化遗存,对于深入了解区域内同时期考古学文化具有重要价值。遗址首次出土了安徽地区经考古发掘的成组夏代铜器群,是全国范围内除二里头遗址之外发现这一时期铜器最多的地点,也是中国考古学历史上单次发掘夏商之际铜器数量最多的一次,铜器的工艺超出了既往认识中的同时代水平,并表现出风格上的多样化来源。遗址本身的堆积特征,反映出遗址毁弃过程的突然性和灾难性。该项目已列入2019年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初评候选名单。


微信图片_20200115094018.jpg

阜南迎水寺遗址


  迎水寺遗址位于安徽省阜阳市阜南县许堂乡大桥村大桥集,遗址为平面近圆形的台墩,总面积约为4000平方米。2018年4月至7月,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武汉大学联合对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实际发掘面积约350平方米。通过发掘,共清理出遗迹112处,其中灰坑103个,房址8座,墓葬1座。遗址堆积的主要年代为龙山晚期、商代和西周时期。在较小的发掘面积内通过精细的工作获得了丰富的各类遗存。

10-微信图片_20200114151113.jpg

▲发掘区全景航拍


  迎水寺遗址是目前淮河以北地区保存最好的台墩遗址,对于建立健全淮河流域及皖西北地区新石器时代至商周时期考古学文化谱系有重要意义,夏商之际的遗存,在淮河以北地区尚属首次发现,为认识淮河西北部地区这一阶段考古学文化的分布态势与交流融合提供了新视角。


11-微信图片_20200114151118.jpg


  发掘工作揭示出,在相当于商代中期时,该地很可能是较台家寺遗址级别略低,但仍然能够自行生产青铜器和骨制品的一处地点。迎水寺遗址地处台墩之上,以核心建筑为中心,明确分割空间,合理布局手工业生产区与生活区及废弃物的填埋区。这对研究商代淮河流域基层聚落组织样态、经济能力与行为以及社会组织分层,乃至商代铜器生产的组织管理模式,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


微信图片_20200115094018.jpg

寿县西圈墓地


  西圈墓地位于寿县古城外西南方向南关村西部,所属寿春城遗址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立项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于2017至2019年度对该墓地进行了主动性考古发掘,取得重要收获。

12-微信图片_20200114151123.jpg

▲M25清理完毕后三维建模


  一是以M25为代表的一批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墓葬的发现,力证西圈墓地为下蔡的重要墓葬区之一。其中,M25形制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南北向,长6.2、宽4.6米。葬具为一椁重棺,出土随葬品200余件。该墓最为重要的发现一件三联戟,其中前部一件戈上胡部有纵向两排六字错金铭文“蔡侯产之用戟”,第三件戈为木戈。


13-微信图片_20200114151127.jpg


  二是首次在寿春城遗址内发现战国中期墓葬,填补了寿春城遗址这一时期遗存的空白;揭示出西汉早期、战国晚期、战国早期遗迹间的叠压和打破关系,另一方面也拓展了对战国晚期遗存分布范围和内涵的认识。


14-微信图片_20200114151132.jpg

▲M33出土漆虎座


  西圈墓地近期的新发现为研究寿春地区州来、下蔡和楚寿郢的时空关系、城邑地望提供了新的线索。新发现的南北向墓葬,出土“蔡侯产”戟和原始瓷,为研究吴、蔡关系提供了珍贵的实物材料。东西向楚系墓葬的发现,填补了寿春城战国中期遗存的空白,为探索寿县地区战国早中期的政治格局变迁,文化面貌更迭,地权与功能转换,拓展了认识。


微信图片_20200115094018.jpg

繁昌窑遗址


  安徽繁昌窑遗址系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是入选国家大遗址保护“十三五”专项规划的大遗址,确立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建设目标。位于安徽繁昌县城南郊,是一处五代-北宋时期烧制青白瓷器的瓷窑遗址群,面积达1平方公里。

15-微信图片_20200114151137.jpg


  2013年11月至今,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繁昌窑遗址的柯家冲和骆冲两个窑址进行了持续的主动性考古发掘,全面揭露了两座龙窑以及制瓷作坊区,发现了我国古代分室龙窑的最早形制。2018年别对1、2号龙窑保护大棚看护管理用房用地范围进行了考古发掘,发掘面积128平方米,新发现了1处龙窑、2处作坊遗迹和1座北宋墓葬。


16-微信图片_20200114151142.jpg


  新发现的北宋墓葬(M2)打破此次发现的龙窑,出土青白瓷器12件,种类丰富,组合清楚,主要有叠唇碗、尖唇小平底盏、侈口圈足盘、喇叭口执壶、盘口执壶、侈口炉、连体盏托和奁等,为判断繁昌窑废烧时代在北宋中晚期提供了准确依据。最新揭露的龙窑坐落于作坊区,是目前已经发掘出土的龙窑中年代最早的,年代下限为北宋中晚期,既对研究繁昌窑早期龙窑特征和分布规律具有重要价值,又为之前在作坊区发现繁昌窑第一期青白瓷器提供了合理解释。新发现的作坊遗迹练泥池保存较完整,池底残存有5-6厘米厚的瓷泥,既为研究我国古代青白瓷起源提供了珍贵资料,又增添了研究繁昌窑遗址作坊区布局及青白瓷制瓷工艺的新材料。


微信图片_20200115094018.jpg

长丰埠里墓群


  埠里墓群位于长丰县下塘镇埠里社区鲁庄南。墓群平面呈椭圆形,总面积约18.8万平米。墓群位于一低矮丘陵的南坡,其北界为丘陵的陵脊,西界和南界地势低洼,为古河道,东界为一条小冲沟。墓群背山面水,坐北朝南,地理位置优越。为配合基本建设,2019年5月,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墓群展开抢救性发掘。

17-微信图片_20200114151147.jpg

18-微信图片_20200114151154.jpg

  发掘结果表明,埠里墓群主要由宋代家族墓地、汉代墓葬和明清墓葬构成,其中宋代系墓群的最主要也是最辉煌的时代。墓群是两宋时代镇区贵族阶层的家族墓地,其规模与1973年发掘的合肥东郊包拯家族墓地相当,但埠里墓群保存更好,出土遗物更丰富,且大部分出土器物保存完整,品相较好,级别较高,特别是漆木器,体量较大,数量较多,在同时期墓葬中非常罕见。墓群发现有八边形墓室、仿木结构墓门、多层斗拱支撑的顶部结构及砖雕门窗,精致奢华,是宋代建筑考古的重要遗存,也是两宋之际南北文化交流融合的实证。墓群的发掘,对于研究宋代贵族的家族墓葬制度、宋代建筑、瓷器、金银器、漆器、竹木器等手工业制作技术等皆有重要意义。此次发掘秉持考古、保护、展示三位一体的理念,发掘理念非常先进,工作目标明确,发掘工作规范且富有成效。发掘进行了多学科协同配合,有利于墓地保护、遗物修复和室内整理与研究。发掘过程中还积极开展公共考古活动,注意向公众宣传文物保护法律法规,提高公众的文物保护意识和历史文化知识。


微信图片_20200115094018.jpg

明中都外金水桥遗址


  明中都城为朱元璋洪武二年下诏“如京师之制”建造,外金水桥是皇城午门外按皇家规制营建的明初最高等级桥梁,是明中都中轴线上重要的礼仪建筑。2018年9月至2019年1月,为配合明中都皇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故宫博物院合作发掘了明中都外金水桥遗址,发掘面积约1600平方米。发掘发现了明初外金水河河道和砖石结构的金水桥单孔桥基7座、节水闸1座,出土较多的带有朱书或模印、戳印文字的砖、瓦建筑构件。

19-微信图片_20200114151159.jpg

20-微信图片_20200114151204.jpg


  该桥采用基础木桩地钉、砖铺海墁河底、桥券石卯榫熔铁加固等建桥技艺,用材考究,工艺精湛,结构坚实,规模宏大。发掘完整地揭示了明中都外金水桥的桥梁结构、建筑工艺、以及河道水系调节、驳岸和桥梁营造特点,是研究中国古代桥梁发展史宝贵的实物资料,其中堆土筑券方式的发现是该筑券方法首次发现的实例。


21-微信图片_20200114151209.jpg

▲出土瓦件和带有文字的砖瓦石构件


  此次发掘明确了明中都外金水桥的数量、位置和尺寸,纠正了以往对外金水桥数量的揣测,丰富了对于明中都中轴线的认识,对研究南京故宫、北京紫禁城金水桥的规制布局也具有参照意义,并为明中都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中金水桥的保护、展示提供了科学依据。此外,明中都处于中国古代都城制度从宋元向明清转变的关键节点上,明中都外金水河的河道走向与金水桥的布局体现了继承与开创性,对明清都城和陵寝的金水河制度产生了重要影响。

微信图片_20200115094018.jpg

濉溪长丰街明清酿酒作坊群遗址


  濉溪古城内发现明、清至民国时期几十家酿酒作坊遗址,总面积达37万平方米,长丰街酿酒作坊群遗址位于濉溪县北关沱河路北侧,省考古所2019年共清理面积近3000平方米,清理了魁源坊、大同聚坊和祥源坊三个糟坊的遗存,主要有5个蒸馏灶,1个储池,1处制曲房,1处曲池,1处陈酿区、1处店铺区、3处晾堂,40余处发酵池,5口水井,10余条排水沟,20余处房址,3条道路,百余个灰坑。三个坊遗存出土遗物约700余件,瓷片约1吨。按器型分有酒坛、酒杯、酒瓶、酒盏、紫砂壶、香水瓶、骨簪、麻将、牌九、烟嘴、鼻烟壶、笔筒、建筑构件和石碑等。


22-微信图片_20200114151213.jpg


  该遗址是我省首次经过科学考古发掘的酿酒作坊遗址,分布面积和发掘面积均是迄今全国最大的,出土的酿酒制作工艺流程设施齐全、保持最完整,较全面地反映了皖北乃至北方蒸馏酒制作工艺发展的生态模式,完整的蒸馏酒制作生产和销售体系性、并排双蒸馏灶酿酒布局均为全国罕见。对于研究我国白酒生产的历史和工艺流程情况以及研究地方经济史与民俗文化都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史料。遗址处于淮河名酒带之中,时代脉络比较清晰,传承有序,没有断层。体现了濉溪地区悠久的酿酒传统,填补了华东地区古代酿酒遗存的空白。对于研究明代至民国时期北方酿酒工商业发展有着重要的学术价值和意义。濉溪由一种酿酒传统工艺孕育一座城市,对研究中国城市的形态和起源,有重要的学术价值。整个遗址聚落布局清晰,各生产酿酒功能区界限分明,酿酒流程对应的遗存格局比较清楚。“前店后坊”的酿酒格局在北方酿酒遗址中发现尚属首次发现,反映出酿造、销售模式也逐渐趋于全国统一化。该项目已列入2019年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初评候选名单。


23-微信图片_20200114151219.jpg

▲青花品酒杯

1、5月1日—10月31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30,19:30后停止进馆。2、11月1日—次年4月30日 每周二至周日9:00-20:00 19:00后停止进馆。3、每周一(法定节日、小长假及黄金周除外)、除夕、正月初一闭馆。

咨询电话:0558-2553173

进入详情